得了性病该不该通知性伴
作者:佚名时间:2014年06月13日信息来源:健康报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20岁的小丽在一家工厂打工,4月份因有流产征兆到医院检查发现梅毒阳性,但她至今拒绝医生建议通知男友检测。

   而张先生在查出梅毒后,在医生劝说下通知男友检测,梅毒虽然都呈阳性,但俩人积极配合治疗。


   昨天,深圳南山区慢病院性病防治科主任周国茂介绍说,从2002年防控梅毒母婴传播以来,孕妇梅毒性伴检测率达到80%,而占更加大多数的其他梅毒、艾滋病患者的性伴通知率却远远达不到这个比例,尤其在患者拒绝通知配偶或性伴情况下,医生是否还应该继续推动,成为一个最难的课题。

 
        “开明患者”愿意配合通知性伴


   35岁的张女士属高龄孕妇,受到家人的重点保护。怀孕不久,就到医院接受了产前保健,梅毒阳性的结果令她异常紧张焦虑。开始她对结果表现出了质疑,自行再次复查,拿到阳性结果之后,她始终觉得自己不可能感染性病。很快她接受医院的建议通知配偶进行了检测。


   负责全区梅毒归口管理的南山区慢病院,每年都接收数百例梅毒患者,并且按照相关政策给予免费治疗。周国茂主任表示,国外与国内的专家均建议,与梅毒患者有过性接触的对象应做检测,及时阻断梅毒的经性传播。


   12年来,做得最好的是近百名孕妇梅毒性伴通知,检测率达到了80%以上,到位检测的多为配偶,阳性者占到20%以上。其实,性病也并不可怕,很多病通过积极治疗都是可以痊愈的。

 
         婚外情患者担心家庭拒绝通知

    
   小李怀孕三个月,在得到梅毒阳性通知后,自己追诉病史,因每年配偶都接受单位安排的体检,未听说有任何问题,怀疑被婚前男友感染。者自称已与前男友分手多年,目前家庭稳定,极度担心家庭的完整性,权衡再三,希望医生能帮她保密,拒绝通知性伴及配偶。

   
   20岁的丽丽来自农村,来深后在一家工厂务工,在工作中忽然下腹阵痛而被送至医院,在检查中发现她已怀孕两个多月,并且出现了流产征兆,血液检查梅毒阳性。丽丽认为梅毒和艾滋病是一样治愈无望的,所以她拒绝治疗,也拒绝通知男友。经医务人员耐心解释,她虽然接受了治疗,但是始终未能通知男友检测。

周国茂主任说,对女性患者来说,她们会担心来自社会压力,所以性伴通知工作更加难。而如果性伴未检测,从而错过治疗,那么患者虽经治疗但再次感染的风险依然存在。

   有患者因婚外性接触而获感染,极度担心家庭的完整性,表现出更多对行为的掩饰和对患病事实的回避,进而拒绝通知配偶和性伴。

 
        “多性伴”患者怕暴露多拒绝通知


   小丁21岁,某市大四学生,由母亲陪同就诊。艾滋与梅毒均呈阳性,一年十多次的偶遇让他感染了艾滋之后又感染了梅毒。安全套的使用小丁持无所谓的态度,对于病情患者也已经麻木。患者母亲担心儿子及家庭的名誉,并不同意患者与既往的性伴再有任何联系,拒绝通知性伴检测。


   患者徐某一人在深圳创业,妻子与女儿在老家生活。一个月前因肛裂到医院就诊,血液检测中发现HIV呈阳性。徐明不相信医院的诊断,多次检测后的阳性结果,令患者几近崩溃。猎奇猎艳心理驱使下,徐明不但与同性有接触而且还和不同的异性有接触。患者自称将不再回去见妻儿,也不会再与任何人有接触,他认为没必要通知性伴检测。

据统计,在男男同性恋者中更有近四成与女性有过性接触,无法通知会导致性病传播源头难以切断。
 
        说?保密?医生的两难抉择


   早在公元前四世纪《希波克拉底誓言》就指出医生应根据自己的“能力和判断”采取有利于病人的措施,保持病人的秘密。


   而在临床诊疗中,医生们能理解患者的困惑和焦虑,也认为自己有义务帮助患者保守秘密。可作为患者是否有责任和义务通知配偶或者性伴尽快检测治疗?在患者拒绝通知配偶或者性伴的情况下,是否应该由医生继续去推动,一直是性病防治一线医务工作者在探讨也始终未能得出满意结论的问题,周国茂主任希望将这个话题交给社会,让大家一起探讨,是否可以取得更加满意的共识。

(编辑:刘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