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妇鹿邑中山医院做手术死亡 家属医院门口讨说法
作者:佚名时间:2016年12月05日信息来源:互联网点击: 加入收藏 】【 字体:
子宫肌瘤是发生在女性生殖器官中的一种常见良性肿瘤,也叫做子宫平滑肌瘤,多无症状,少数表现为阴道出血,腹部触及肿物以及压迫症状等。大多子宫肌瘤发生于卵巢功能旺盛时期,即30~50岁妇女。


   2016年11月3日是鹿邑县农民朱庆芝最后一次跳广场舞,因为第二天她去鹿邑中山医院做子宫肌瘤手术后再也没能回来。
   朱庆芝是河南鹿邑县张店镇贾庄行政村段庄村村民,今年54岁,2016年11月4日,她和老伴一起骑电动三轮车前往鹿邑中山医院看病,经检查朱庆芝患有子宫出血、子宫肌瘤疾病并于当晚办理了入院手术,经过输血复查患者身体状况适合做子宫肌瘤手术,并定于11月6日做手术。
   2016年11月6日上午9点38分,朱庆芝的主治大夫吕荣进入手术室为朱庆芝做子宫肌瘤手术,手术进行到中午13点43分,大夫走出手术室让等候在外的患者家属进去看看,并告诉家属子宫已经切除下来手术很成功,让家属拿着切掉的瘤去化验是恶性还是良性的,还说等一个星期患者出院的时候一并拿检验结果。


下午3点41分患者被从手术室推出来送到三楼12室37号病床,护士给患者输上液,吸上氧气,并交代患者儿子不要让患者睡着了,直到下午6点半护士说可以让患者休息了。
2016年11月7日凌晨患者说肚子有疼痛感,朱庆芝的爱人郑传东找到护士说了情况,护士说正常,中午时患者说肚子疼的很,于是找来护士和医生,最后医生开了点药跟患者吃,患者吃过药就睡着了。当日下午6点多,患者说疼的难受,同病房的患者说刚做完手术有点疼是正常的。
2016年11月8日凌晨,患者疼的浑身打哆嗦,患者爱人找来护士和医生,护士打电话叫主治医生做检查,凌晨3点7分超声医学影像报告出来后,医生说患者腹腔有积液,消化道穿孔,凌晨5点30分,主治医生吕荣的爱人尹主任让家属陪同患者转院治疗,尹主任开120车于早上7点50分到达商丘市第一人民医院安排患者入住8楼的27号病床,随后安排患者手术,直到中午11点30分,大夫走出手术室拿出从患者身体里切掉的约7公分的直肠,大夫说患者的直肠烂了两大
两小四个口子,一肚子都是粪便,身体各个主要器官都已经被感染,需要住进重症监护室。



以上内容是朱庆芝儿子述说的就医和转院过程,朱庆芝的儿子继续说:“我母亲在转到商丘市第一人民医院后,中山医院的尹大夫在急诊处交了500块钱后就走了,说有事给他打电话,之后尹医生又分别打了2万、4万和8万块钱到医院,直到11月17日,家属再去找中山医院让交住院费时,中山医院的两个院长说我母亲反正活不了了,就不要再打钱了,孔院长还说:我给医生结合让他把欠医院的4万多块钱给交上,再把你们在外边花的钱给你,你去把出院手续办了,让病人来中山医院治疗。从18日中山医院没有再给患者交过住院费,直到25日我母亲死亡,在商丘市第一人民医院时,该院的一位王姓医生给我说:他们给我一万块钱让我把你母亲治死。直到现在因为还欠商丘市第一人民医院约6万7千元医疗费导致我母亲的尸体还躺在医院的太平间不能入土为安,因为母亲的事我们全家都快崩溃了,因为母亲娘家责备父亲没照顾好母亲,父亲都想喝农药死了一了百了,大嫂带着孩子回娘家了要跟大哥离婚,我们带着花圈,穿着孝衣到中山医院门口讨要说法,院方嚣张的说让我们想上哪告上哪告去,还让派出所的民警威胁我们再来医院门口就把我们都抓走,难道这世道就没有一个说理的地方吗?商丘市第一人民医院的医生说我母亲的瘤子只有1.8X2.0这么大,根本没必要做手术,做子宫肌瘤手术怎么就能把肠子给弄烂呢?而且还没被及时发现,导致我母亲体内被大面积感染最终死亡,我母亲去世后,中山医院曾经找我们协商过,答应给我们25万块钱作为补偿,但是需要我们自己承担欠商丘市第一人民医院的医药费和我们在外面买蛋白花掉的2万多元,我们没有同意。”


随后本站工作人员前往鹿邑中山医院了解相关情况,孔院长说:“患者朱庆芝是来做子宫肌瘤手术,这个腹腔镜手术本身就容易造成内脏损伤,医生都是本着救死扶伤治病救人的目的去的,没有谁愿意把患者治死的,她这个手术是因为术后肠子损伤造成感染,院方一直在积极的治疗,包括医疗费用都是院方垫付的,现在卫生局和公安局都介入了,已经把病历带走了,会有医疗鉴定机构做鉴定,是谁的责任谁负,法院判我们赔多少我们赔多少。”
问:“这个算是医疗事故吗?”
答:“医疗鉴定机构没有出鉴定结果我们不能说是医疗事故。”
问:“你们有给家属协商赔偿25万并打印的有一份协议书吗?”
答:“没有,我们没有出具过任何协议书,医院也没提供过,那是死者家属自己打印的,跟我们无关。”
问:“你们医院从11月18日开始还有给死者交过住院费吗?”
答:“自11月18日开始我们确实没有再给死者缴纳那住院费。”
问:“死者儿子提供一个商丘市人民医院王姓大夫的录音,这份录音上王大夫说:‘他们给我1万块钱让我把你母亲治死’,这里的他们是指的你们还是谁?”
答:“这个不可能的,医生是救死扶伤、治病救人的不可能把病人治死。”
问:“我们看到你们医院有核磁共振和血透,你们的医生上岗证和收费标准以及发改委的批准文件能否让我们看一下?”
问:“你们的这两个检查项目建成多长时间了?”
答:“核磁刚投入使用半个月。”
问:“为什么没有看到公示收费及各项信息?”
答:“我们正在装修,摘掉了。”
问:“摘掉的能不能给我们看一下?”丁院长和孔院长顾左右而言它,一直不正面回答这个问题。


问:“当时做手术的医生有医师资格证吗?能否见一下这个主治医生?”
答:“吕荣生孩子了,在休产假。”我们未能见到这个神秘的主治大夫。
业内人士告诉本网工作人员说:“子宫肌瘤手术本身就是一个小手术,这个手术已经非常成熟了,发生手术时把肠子弄断这样的情况很荒唐,术后又未能及时发现问题,导致最终患者死亡,这个事情我不是鉴定机构不能直接说是医疗事故,但做这个手术的院方最起码是有过错的,像核磁共振这样的大型医疗设备都需要像卫生部门上报批准的,收费标准需要上报发改委由物价部门定价,各项检查收费标准院方有责任和以为以电子屏或宣传板等各种形式进行公示的,如果没有像卫生部门上报核磁项目就是违反卫计委的规定。”
经向知情人了解,鹿邑中山医院的核磁共振并没有向卫生局上报,另据知情人反映,鹿邑中山医院占用的基本农田,土地存在严重的违规。
针对此事,本站将持续关注。

来源:农妇鹿邑中山医院做手术死亡 家属医院门口讨说法http://www.shmswgw.org/news/benc ... p;from=groupmessage
 
(编辑:admin)